聚焦职业素养 凸显 “选择性”理念

2016-06-14

纵观国外发达国家职业教育的演进轨迹,不难发现:职业教育脱胎于机器大工业时代,是以职业技能的培训为内容,以培养满足企业生产需要为取向的。在早期,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二元结构泾渭分明,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但是,随着现代企业生产方式的不断革新,尤其是现代科学技术成果在生产过程中的大规模应用,职业教育的内涵也不断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尤其是从1990年代以来这种变化更为明显。

职业教育内涵的变化,最为突出的是两点:一是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边界日趋模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集模式日趋彰显,普通教育不再囿于文化课,职业教育也不再受限于专业课程及其技能;二是职业教育对受教育者的个性发展、创新能力、职业素养、职业领域的可持续适应与成长越来越关切,职业教育的育人功能不断地被强化。

这个趋势,从美国1990年代以来职业教育改革的思路就看得比较清楚。美国1990年代提出STW课程改革,即“从学校到工作(SchooltoWork)”。STW课程实现了三大整合:学校本位学习和工作本位学习的整合,学术学习和职业学习的整合以及中等职业与高中后教育的整合。到了21世纪美国又提出STC课程改革,即“从学校到生涯(SchooltoCareer)”。STC课程的特点是更加关注学生个体发展,认为过去的“工业化”职业教育模式将学生作为教育“加工”的产品,完全根据企业工作的需求设计教育过程,忽视学生个体的特性与发展诉求。为此,又形成三个新的改革趋向:凸显学生个体发展的目标,强调自主成长;关切学生综合才能以及创造性的培养,强调职业教育的绩效;重视经验主义的方法,强调实践与经验对学生个体发展的重要作用。

浙江省中等职业教育经历了1980年代的框架建制阶段和1990年代的专业建设阶段后,职业教育开始出现了一个“拐点”,即从外延式发展转向内涵式发展,其标志是校企合作开始全面介入职业教育以及以“公共课程+核心课程+教学项目”为模式的专业课程改革。前者是职业教育培养方式的变革,后者是专业教学内容与方法的变革。这两项改革极大地丰富了我省中等职业教育的内涵,激活了职业学校的办学活力,促进了学校教育与企业生产的有效衔接,从而在整体上提升了我省职业教育的质量与水平。

然而,无论是校企合作的推进,还是以技能为本位的专业课程改革,都是在“就业导向”的强大驱动下组织实施的,改革的指向是让毕业生能尽快适应工作岗位的需求,因此学生技能的有效培养是第一位的。实践证明,这种改革与其说是“战略性”的,毋宁说是“战术性”,因为改革的出发点是“短视”的,是基于“上岗”,是为了满足企业生产的需要,而不是基于学生成长,不是为了满足个体发展的需要。

有鉴于此,2014年省教育厅不失时机地启动了全方位的中等职业教育课程改革。较之以往,这次改革无论在理念上还是在内容上都近乎是颠覆性的——

这次中职课程改革凸显了“选择性”理念,逆转了传统教育的“培养方案为核心”“教师施教为中心”,不仅允许学生选方向、选课程、选专业、选学制,而且还明确规定学生在校期间必须有至少两次的选择机会,从而为学生的潜能开发和成长诉求提供全新的教育平台。近两年的课改实践已充分证明,在“选择性”理念下构筑的中职课程新模式,不仅是必须的,而且完全是可行的。新课程改革方案的实施,使学风得到明显的改善,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得到明显的提升,并且已有证据表明在校学生的缀学率明显下降。

这次改革把“过程性”置于一个突出的地位,大大强化学生的体验和兴趣,通过“工学交替”“大类招生”“多学期制”等多种制度安排,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职业教育的“工具性”属性,使职业教育回归“育人”的真谛。教育的“过程性”是学生个性成长的基础,学生往往是在“过程”的体验之中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发现人生的努力方向,从而产生强大的并且是持续的成长动力。同样为了体现教育的“过程性”,这次改革大力倡导“做中学”“学中做”的学习方式,努力转换传统的教学模式。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课程改革不仅在专业课程中推进“做中学”“学中做”,而且也积极尝试文化课改革,省级职业教研部门为配合课改组织力量开发了全新的中职《语文》《数学》教材,前者以“体验”为主线,后者以“建模”为主线,受到试用学校的充分肯定。

更为重要的是,这次改革聚焦学生的职业素养,着力于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拓展学生的文化知识、催育学生的人生规划。课改试点学校普遍建立了“双导师”,即企业导师和学校导师,做到育人工作“全方位”“无死角”。开发社团课程是这次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通过社团活动课程化,使以往自娱自乐的学生社团得以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从而在学生素养尤其是职业素质的培养中发挥出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浙江的中等职业教育课程改革正深耕在希望的田野上,方向已明,信念坚定,但仍然任重道远。课程改革的“最后一公里”是课堂教学,目前看来尚不尽如人意。教师的教学理念与方法需要转变,课堂教学模式亟待创新,教学评价的配套改革依旧滞后……凡此种种,仍然需要化大力气。(作者系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 源:浙江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