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关系: 家庭教育质量晴雨表

2017-08-22

近日,由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提供学术支持,现代教育报社主办的“转型时期的亲子关系构建”家庭教育主题论坛在京举行,多位名校长和家庭教育专家围绕如何构建高质量的亲子关系展开讨论。

共同成长不是“失去自我的全陪”

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朱永新倡议通过共读、共写、共同生活建立起良好家庭亲子关系,实现共同成长。他认为亲子共读和写作,让父母跟孩子有共同的话题,有共同的价值,有真正意义上的共同生活,而构建良好亲子关系的过程本身,也是亲子共同成长的过程。

“很多家长晚上基本没有自己的生活,忙着坐在旁边陪孩子写作业,周末基本是开车带着孩子奔波在各个培训班之间。”中关村三小校长刘可钦建议说,孩子写作业时,家长最好把电视关掉,把手机放下,在一边读自己的书,让孩子写他的作业。不要为了陪孩子学习完全失去自我,这种“失去自我的全陪”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子共同成长。

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颖惠认为,传统的家庭教育多以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作为思想基础,传承的是修身为善、勤俭持家的家风。不同的家庭要进行不同的做人教育,富有家庭的孩子容易“懒”和“奢”,家庭教育要注重“勤”和“俭”;贫寒家庭的孩子容易“怨”和“嫉”,家庭教育要注重“志”和“勇”。

北京理工大学附中校长任志瑜则认为,亲子关系建构中最重要的关键词是“发现”,家长最能发现自己孩子的潜能和优长,让孩子有自信放大自己的优点,成就最好的自己。

父母不必介入学科学习

今天的父母特别需要重新认识孩子,需要向孩子学习,这不是成年人的无能,而是一种睿智的表现。

“孩子小的时候看见什么,长大了以后脑子里就有什么。长大以后他脑子里有什么,他看见的就是什么。”北师大附中校长王莉萍对实验一小的老校长严凤岭说的这句话印象深刻。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既无法选择又无法伪装,是推不出去的责任。家庭教育的任务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培养孩子身心健康三观正,学科学习是学校的任务,家长不必介入。而培养孩子身心健康三观正,每对父母都可以做到,与经济地位、学历见识没有紧密关系。

“一个人是天使还是魔鬼,取决于他在亲密关系中表现为天使还是魔鬼,而不取决于他在公共关系中的表现。”北京实验二小校长芦咏莉认为,高质量的亲子陪伴体现在家庭的休闲时光中。就像胡适先生赠给北大毕业生“问题丹、兴趣散和信心汤”时所说,一个人的成就最终取决于他的休闲时间是怎么度过的。父母不应该成为孩子的第二个老师,但要教孩子如何有质量、有品位地休闲。家庭的活动,孩子的兴趣、爱好,是休闲品质的反映,其实也体现了价值观的取向。

“成功的孩子,家长往往是弱弱的。”北京五十七中校长刘晓昶强调家长一定要示弱,不要用自己的生活经历、社会经验来代替孩子的思维和思考,强势的家长反而制约了孩子思维的发展。刘晓昶说,示弱不是懦弱,是智慧的表现,是为孩子搭建成长的平台,是耐心地等待孩子的成长,是给孩子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

生活能力给孩子幸福感

“很多父母低估了孩子的生活能力,高估了孩子的学习能力。”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所长刘秀英举例说,台湾有调研发现,200名孩子曾经有自杀的想法,但是只有22个家长知道。北京大学调研的1200名北大学子中,92%的学生认为自己家庭氛围非常和谐。父母如果能做到陪孩子吃饭,听孩子说话,跟孩子聊天,就是最简单的好的家庭氛围。

“越是互联网时代,越要保持教育的定力,越要返璞归真。”北京教科院丰台实验小学校长祁红有感于很多年轻教师当了班主任才开始学会擦桌子、扫地,提出高质量的家庭教育要保持快乐和敬畏的平衡,要给孩子基本幸福生活的能力,应该从家政教育开始,让孩子找到存在的价值,学会对人的尊重和责任感,获得施与爱的能力。

“孩子对手机、游戏是缺少免疫力的,从小在家庭中培养的自制力对他的将来有非常大的影响。”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李文道说,今天的孩子不可能与互联网隔绝,只有从小培养孩子延时满足的能力,提供高质量的陪伴,用更有趣的活动替代网络游戏,才能让孩子学会“与狼共舞”,使用网络而避免成瘾。

据《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