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职教 大国尚技正当时

2017-04-04

职业教育飞速发展的成绩有目共睹,但不可否认的是,职业教育仍处于我国教育领域薄弱环节,总体发展水平不高,区域间、学校间发展不平衡,社会吸引力不足、认同感欠缺。

当前,我国改革进入深水区,要保持中高速增长,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双引擎”,不仅需要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更需要现代职业教育培养的数以亿计的一线技术技能人才,将大量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这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推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同时,目前我国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就业工作既面临总量压力,又存在结构性矛盾。职业教育可以大大拓展学生就业空间,为社会和谐稳定增添正能量。

随着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资源配置方式、政府职能都在发生一系列转变。职业教育在管理体制、办学体制、行业企业参与等方面,需要适应这种时代要求而做出调整。一方面政府要更加主动地履行好发展职业教育的职责,另一方面也要发挥好行业企业的作用,激发社会力量参与和学校办学活力。

“推行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模式”“建立健全对接产业发展中高端水平的职业教育教学标准体系”“完善职业学校教学工作诊断与改进制度”……《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对未来职业教育发展的方向明晰而具体。

“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为根本导向,增强职业教育服务发展支撑力,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主动服务动能转化和产业升级,推动实施《制造业人才发展指南》,加快培育大批具有专业技能与工匠精神的高素质劳动者,助力中国制造2025”“配合‘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探索与中国企业和产品‘走出去’相配套的职业教育发展模式”……2017年的教育工作会议,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新的任务。

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任务前所未有的艰巨,职业教育大有可为也必须大有作为。这就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在全社会营造起崇尚一技之长的良好氛围,为职业教育发展增添更大的动力,激发出更大的潜力,释放出更大的改革红利。

代表委员说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鼓风机集团高级工人技师徐强:培养具有竞争力 的职业工匠

发展职业教育既是教育改革的战略性问题,也是重大的经济和民生问题。建议把加快发展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将技能型人才培育作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关键环节予以考量,制定更具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促进扶持政策,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融通的现代职业技术教育体系,为经济发展提供充足的技能型人力资源保障。要深化职教改革,重塑现代职业教育培养理念,加速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推动职教办学开放力度,逐步实现职业教育市场化。

同时,谋求职教办学模式的突破,推动实施中外职业院校合作办学项目,并对接市场需求、优化专业设置,强化校企协同,推动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培养具有竞争力的适需技能型人才和职业工匠,形成职业教育与行业企业互利共赢局面,不断提高产业工人在全社会的认知度、认可度和受尊重程度,确保职业教育始终保持健康快速发展。(摘自《沈阳日报》)

全国政协委员、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就算种田也要接受 系统职业教育

教育扶贫,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那么,如何通过推进职业教育发展助力扶贫攻坚?

一是政府政策和资金支持。建议政府财政资金有一定倾斜,对贫困子弟接受职业教育进行补贴,不仅让贫困子弟有书可读,而且能读好书,接受优质的职业教育。

二是校企联办,精准就业。建议国家出台政策,支持鼓励有条件的行业龙头企业办职业教育。教育部门宜简化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审批流程,鼓励和支持优秀的职业教育师资力量流向民办职业学校。

三是因材施教,送职业教育下乡。要重视对贫困家庭成员的技能培训,鼓励他们有的读高中,有的学技能,因人施教。采取上门培训、函授等多种方式提高精准扶贫户养家糊口本领。

就算是种田,也要接受系统的职业教育,懂得施肥的道理和使用现代化的生产工具。如果我们的年轻人都接受良好的教育再出来工作,30年后中国的国民素质将是世界一流,必将有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本报记者 翟帆 时晓玲 易鑫 唐琪 )

(责任编辑:忠建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