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少女集体自杀:校园霸凌的魔爪下,多少孩子在绝望挣扎

2019-02-25 张利轩

图片关键词



提到“校园”,你会想起什么?


操场、蓝天、白云、草坪、教室、课本、老师、同学......


大都是美好的记忆。


但我的一个朋友涛,他会想到完全不同画风的两个字。


恶魔。”他说。


他喉结颤动了一下,眼里闪过一道黑影。


“即使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也不要原谅那些人,恶就是恶。”


这句话来自一位知乎网友,涛曾把他当成签名,写在日记本的第一页。


之所以耿耿于怀,是因为,那些人的恶,的的确确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改变了他们的模样。


并且,是不可逆的伤害。



图片关键词



是的,我要讲的就是校园霸凌。


每个人都是校园霸凌的亲历者。


只不过,有时你是挥拳头的那个,有时是拳头下躺着的那个,还有时,你是站在旁边看的那个。


上初中时,班上有一个小混混,是我们学校的校霸。


非常残暴。


专挑软柿子捏。


你还不能不服,不服就是找虐。


有一次,我的一个很老实的同学,在球场上,和那校霸狭路相逢。


校霸个子没他高,但想整他。怎么办?


他让自己傻大个的“小弟”,从后面,用双臂把自己托起来,借助惯性,一脚蹬在我同学下巴上。


门牙都碎了,流了好多血。


他们还在他脸上吐口水,让他受尽屈辱。


终于有一次,同学还手了。


结果,校霸留下一句话,“你给我等着!”


次日,校霸带了一帮人,把他逼进死胡同。


图片关键词


一群人开始殴打他,你一拳,我一脚,混乱中,我同学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刀,往校霸的胸口扎去。


对方当场死亡。


后来,同学被警察带走了。


从此杳无音讯。



图片关键词



校园霸凌的受害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某网友列了一张清单,看完之后,心里五味杂陈。


图片关键词

来自知乎

“那些人想折磨你,没有任何理由,但有千种方法。”


图片关键词


你可能正在校园里玩,突然遇到她们,走过来猛踢你的小腹。


“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了?” 她们会说。


然后扬长而去。


图片关键词


你可能正在安静做自己的事,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她们,就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抽20个巴掌。


抽到你全然忘记自己是谁,在哪,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图片关键词


你可能只是平时不爱说话,或者不小心踩到了谁的脚,或者看了班上某个漂亮男孩子一眼。


就被一群“大姐”,推到角落。


她们用指甲掐你,用口水喷你,抓你的脸和头发,扒你的校服、裤子......


图片关键词


更有甚者,把你带到厕所,极尽羞辱。


比如南京浦口陡岗中学,这个叫陈子涵的男生,时不时在厕所里被人抽一顿。


图片关键词


打人者累了,就让他自己来。


图片关键词


他小心地取下眼镜,一下,一下,用手甩在自己的脸上。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把陈子涵拉到厕所,用一个粗吸管,在粪坑里挑上一小堆粪便,逼他吸食!


图片关键词


“快点吸!别浪费,浪费打死你。”


这一番折腾后,他们是什么感受。


若他们能活到有勇气去回忆和感受这一切的那天,他们可能会告诉你:


“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有点抑郁。”


“睡觉容易做噩梦,经常害怕。”


“不愿和人交往,不想说话。”


“喜欢自言自语......”


图片关键词来自知乎


“记仇。”


“正常人说起来好好的话,到了我嘴里毛骨悚然。”


......


其实,这些都还是好的。


有许多不幸的孩子,直接被推向了鬼门关。



图片关键词



日本有一个纪录片,叫《日本校园欺凌暴力事件》。


讲了一个初三男孩被霸凌至死的真实案件。


他叫筱原真矢。


是一名初三学生。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在学校里,真矢一直遭受同学的霸凌。


图片关键词


作为一个青春期男孩,他被当众脱掉裤子。


图片关键词


甚至是底裤。


他们羞辱他、折磨他、欺凌他。


乐此不彼。


并且,玩着花样地整他,越来越没有下线。


图片关键词


他们把真矢骗到隐秘的地方,搞他。


侮辱他。


他发出求救信号,但被同学们视而不见。


图片关键词


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渐渐地,真矢开始抑郁,且越来越严重。


他常常一个人在桌子上,一趴就是一天。


2010年6月7日,他在自家的厕所里,自杀身亡。


没人意识到任何异常,警察甚至还发现,他悄悄购买化学药剂的第二天,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跟同学嘻嘻哈哈地玩。


但有一点,自杀前,他给自己的朋友发了邮件。


其中一封是这样写的。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去唱卡拉OK了。

而且,永别了。

我不再恨你。

抱歉,让你卷进这一切。

我真心想跟你说声谢谢。

再见。


图片关键词


事到如此,他依然在道歉,依然在感谢。


他不想怪罪谁,只想说再见。


这让我想起一位校园霸凌受害者自杀前,对父母说的话。


他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我其实很喜欢这个世界的,若不是被霸凌到走投无路,我真的,还想再活一活。”


同样被校园暴力事件逼上绝路的,还有数不清的年轻生命。


日本有一部电影,叫《自杀俱乐部》。


图片关键词


电影一开始,54个女生站在新宿地铁站,穿着整齐的校服,一齐等着列车。


图片关键词


她们有说有笑。


图片关键词


没人看得出有什么异样。


但是,她们是来集体自杀的。


当列车驶来,她们手拉着手。


图片关键词


一齐数着“一,二,三”,集体跳入甬道。


图片关键词


列车碾过。


一瞬间,车站血肉横飞,断肢到处都是。


这个荒诞又夸张的镜头背后,其实隐喻的,就是日本过高的自杀率。


而日本未成年人的自杀率,同样居高不下。并且在开学前夕最多。


因为重返校园,对于有些孩子来说就是重返噩梦。


图片关键词


2016年8月25日,青森市浪冈初中二年级女孩,葛西りま,在开学第二天,用手机留下遗书,跳轨自杀。


2011年,日本滋贺县大津市一名13岁男孩,在开学不久,因不堪忍受校园欺凌自杀。


图片关键词


2014年,长崎县离岛的一名15岁的初中三年级男生,松竹景虎,因遭受校园霸凌,在家中上吊死亡。


图片关键词


2017年9月27日,日本茨城县初中三年级学生,中岛菜保子,因不堪被欺凌,在日记里写下遗书后自杀。


图片关键词


2017年9月5日,扎幌市一名12岁男孩,因不堪忍受校园欺凌,在自家公寓跳楼自杀。


还有许多在东京大地震后,从福岛转往其他地区学校的孩子,被新学校的孩子视为“细菌”、“移动污染源”,因而备受欺辱。


他们有的从家里拿出150万日元,交给欺负自己的同学。


有的在作文里隐晦地提到自己被霸凌,但老师视而不见。


于是,许多孩子不堪忍受,一个一个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图片关键词


其中一位叫柳泽树里爱,在2017年2月11日晚饭后,和平时一样对父亲说了一句:“我去洗澡啦!”


然后,在洗手间自尽。



图片关键词



这些被欺负的孩子,为什么不反抗?


没那么容易。


因为,当受害者进行言语或肢体反抗时,他们十有八九,会遭受施暴者更加凶狠的群殴。


不仅是国外,在我们国家也是一样。


央视网,曾调取100部暴力视频,发现:92%的受害者选择不反抗。


图片关键词


向人求助?


那更不容易。


中国论文网上有一篇《校园暴力旁观者的调查研究》中提到,旁观者对校园暴力的反应,呈现以下比例分布:


在旁边看的,占19.8%;

不记得了,占17.2%;

赶紧溜走,占16.8%;

吓呆了,不知所措,占9.2%;

上去制止施暴者,和在旁边呐喊加油的,分别占1.8%和1.6%。


浙江临海一中学女生,被一群人在校门口当众殴打和羞辱,而过路的家长和学生没人制止。


图片关键词


《杀不死》的男主,在上班路上看到校园暴力,也是头都不转一下。


图片关键词


《悲伤逆流成河》里,易遥遭受校园暴力,是在全校人的默许和参与中进行的。


图片关键词


暴行在旁人的无视中,一直畅行无阻。


并且,越来越肆无忌惮。


而受害者的处境变得非常艰难。无法求助,无法发声,无法反抗。在年少的日子里,就被逼入人世的绝境。



图片关键词



那么,这些校园霸凌事件的始作俑者,他们到底为何要欺负人?


正如许多人说的,没有任何理由,就是闲着没事,觉得好玩。


但根据斯坦恩·伯格的理论:13岁~18岁的青少年,处于一段非常“危险”的时期。


为什么危险?


因为不平衡。


在这个时期,人的刺激处理系统已发育成熟,攻击欲、破坏欲旺盛。


用来抵消这种攻击欲的认知控制系统,则要等18岁以后,才能逐渐完善。


简言之,当“攻击欲>控制力”, 青少年就急需一个出口,来宣泄。


图片关键词


所以,你会看到,有的中学生,莫名其妙地就想踹别人一脚。


但这并不代表,校园霸凌可以被原谅。


因为满足这个时期的心理需求,有很多种方式。


  • 比如体育锻炼,参加夏令营,去体验新鲜事物。


  • 比如跋山涉水,攻克难题,鼓捣机械。


最糟糕的方式,就是通过“欺负弱小”,“拉帮结伙” 来满足自己的攻击欲。


因为会有一群无辜的孩子,在这种无知无畏的暴力下被摧毁。



图片关键词



校园霸凌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每个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却很少有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法。


但我们不能因问题的难度大,而放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在理想的解决方案出现之前,学校、老师和家长一定要注重保护两类孩子,他们往往是校园霸凌事件的“目标人群”。


第一类,内向的孩子


由于他们不敢声张,不敢求助,这类孩子,往往是校园霸凌者最喜欢下手的对象。


毕竟,打掉牙往肚里咽,旁人看不出他们经历了什么。


第二类,人际关系糟糕的孩子


原因很简单,这些孩子朋友少,可求助对象少,在学校里容易被孤立,也自然而然地成为被欺辱的对象。


除了主动保护和提供帮助,作为教师、家长,当面对发出求救信号的学生,无论事实如何,我们都应予以重视,并对霸凌事件时刻保持警惕。


请记住两句话。


一句是剑圣喵大师说的。“厕所里,从来都没有玩笑。”


另一句是我想说的。“与孩子有关的恶,再小,也是大的。”


希望随着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改,校园霸凌能越来越少。



也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活在和平的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