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少年暴力的一点思考

2019-04-10 张利轩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暴力、校园暴力事件见诸媒体、网络,从最初的由媒体曝光,到近来施暴者主动将施暴过程拍成视频并上传网络,让人看到了施暴的青少年法律意识淡漠,更看到了他们对道德的淡漠。这样的视频在网络上频频出现,一再刷新着普通人对“邪恶”的认知底线。相信很多人看到这样的视频都会在心里希望被殴打侮辱的孩子快点逃离,也难以想象那群实施暴力的孩子们,如何能一次次扬起手,抬起脚,如何能对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孩子做出这样的凌虐行为,还面带笑容,互相打趣,毫无怜悯之心,甚至毫无人性可言。因为仅仅是围殴一个孩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他们还要将各种形式的侮辱保存下来,广为传播,给被害者带去更深远的痛苦的伤害。

一、青少年暴力的现状

在我国,对青少年暴力的控制仍存在着法律上的缺位。在很多流传于视频网站、论坛甚至微信中的暴力视频里,十四五岁的男孩们和女孩们,操着各地不同的方言,用大同小异的方式,围住一个男孩或女孩,轮流殴打,扇耳光,用脚踹,被打的孩子一次次翻倒在地,又一次次被迫起来继续挨打,受各种不堪入耳的辱骂,甚至边挨打边被一件件剥光衣服,视频中的施暴者们互相嬉笑着交流,而视频的拍摄者还会不时地出声指导,要求不要挡住镜头。

类似的暴力形式也延伸到网络的不同角落。有个学生曾经在聊天时向我描述了这样一种典型的形式:A和B二人有矛盾,A召集一帮朋友在聊天工具上组建一个群,所有成员在群里改成同一个名字,再强行拉B入群,然后A与一群人开始对B进行语言暴力攻击。这些攻击性的语言并不是对具体某个事件的辩论,都是毫无缘由的谩骂,参与攻击的一方成员不需要知道发动骂战的原因,他们只是把自己所知的所有对人进行侮辱的污言秽语全都变成文字发送给对方看。还出现了专门帮人在网上骂人的“团队”,这些团队还会在不同的“骂战”中随时吸收新成员。这种形式的暴力与围殴辱骂相比,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危害性,而且行为很隐蔽,并不太被人所了解,但是其对人精神的伤害并不亚于肢体的暴力和面对面的辱骂。

这两类暴力行为虽然有形式上的区别,但危害性是相同的,笔者认为,暴力的实施者在心理上具备相似的特点和规律。

二、青少年暴力行为的心理因素

1、认知水平方面

青少年时期认知水平尚不完善,一是法制意识淡薄,不认为自己的行为可能触犯法律;二是早期家庭教育出现偏差,在不良行为出现时没有被及时制止,因而认识不到自己的一些行为是错误的;三是青少年时期思维并不成熟,考虑问题容易偏激,渴望获得指导又想对抗“权威”,因此在这一时期受同伴行为影响很大。很多在青少年时期出现的不当行为在成年后都不会持续,这也是青少年时期的心理发展特点决定的。

2、行为动机方面

群体施暴时,不管是肢体暴力还是网络暴力行为,都必然有一个策划者和多个参与者,暴力行为侵害的对象,可能是因为与其中的某个人产生了矛盾,甚至有可能仅仅因为有人对他们“看不顺眼”,也就是说,策划者的动机除了由于实际的矛盾冲突实施报复,也存在希望凭借组织暴力行为而成为被其他同龄人奉为领袖,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控制欲。而对于参与施暴的大部分人来说,受害者只是个“陌生人”,与他们并无实际的利害冲突,因此不存在正常的行为动机。而人的行为都是受到动机支配的,暴力行为参与者的动机可能不外乎以下几点:1、好奇。对“欺负别人”这样的事件感到好奇,想要参与其中体验一下;2、寻求刺激。看过别人欺凌他人,觉得很刺激,自己也想获得同样的刺激感;3、虚荣心驱使。自认为能欺凌他人的人都很“强”,因此希望通过参与,让自己也变强,让别人也羡慕甚至害怕自己,藉此获得力量感;4、同伴压力影响。迫于同伴压力的驱使参与欺凌他人,害怕被同伴赶出群体,甚至转而成为被欺凌的对象。这一类型的动机在低自尊、缺乏认同感的青少年中较为常见。

上述动机会驱使我们做出很多不同的行为,其中可能包括暴力伤害,但是虐待、辱骂、甚至脱光衣服并且拍照片、视频,轮流殴打辱骂受害者,对着镜头比“V”字手势面露笑容,嬉笑着完成整个过程,这些在绝大多数的成年人实施的恶性刑事犯罪中都不多见的行为,是否存在更深层的心理原因?笔者认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以下:

3、情感发展方面

青少年时期由于生理和心理的急剧发展变化,在一些孩子身上体现出冲动、好斗的特点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参与暴力冲突时各方的体验应该说都伴随着身体上的痛苦体验,此外还必然带来心理上的冲击。攻击是人类的本能行为,但攻击行为通常都是由不同的挫折所带来的,打架、骂人都属于攻击行为,自残、奇装异服也属于攻击行为,而这些攻击都有一定的指向性,行为人也会通过攻击行为宣泄挫折感或压力,获得暂时的平静。

但是正如上文所述,暴力和侮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行为,在暴力实施过程中施暴者是发泄愤怒还是若无其事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心理。对他人的痛苦能够感同身受,有同情心、怜悯心,是人基本的情感反应,然而我们在暴力实施者的行为中看出,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具备这样的正常情感反应。那么,他们属于正常人的情感究竟缺失在何处?

我们生来带有一个自我,但那是最原始的本能状态。在成长的早期,人会通过与自己关系最紧密的人建立一个内在客体,这个内在客体最初的功能是帮助我们确立自我的存在和价值,之后发展为我们与他人进行人际互动的模式。这个在早期和我们关系最紧密的人,通常是母亲,也可以是其他养育者。婴儿时期我们是完全无能无助的,是抚育者的照料让婴儿获得自己是全能的感觉,而这个感觉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婴儿又会立刻体验到无能感,这是因为婴儿期不论是自体还是客体都不够完整,需要更多的体验才能够得以建立。着这一时期,如果抚育者能够及时回应婴儿的每一个需求,给予充分的照料和关注,婴儿的自体就会得到一个良好的建立,具备自我认同感和价值感,为自尊、自信等优良性格特征打下基础;同时也会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内在客体形象,在人际关系中建立一个积极地互动模板。简而言之,会温柔对待他人的人,一定是被人温柔对待的,会关心别人的人,也一定被人细致入微的关心过;而对他人简单粗暴的人,侮辱伤害的人,一定是别人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

在成长早年,我们除了建立对自我的认识,对他人的认识和对人际关系的体验,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们体验、学习正常的情感。

婴儿除了睡觉,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哭,哭是一个信号,每一位抚育者都知道哭声代表了需要吃、需要换尿布、身体不舒服,或者只是想让母亲抱一抱。大多数母亲都会及时满足孩子哭声背后每一个需求,在基本的生存需求满足之后,人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需求,那就是爱。爱是抚育者给予孩子的温柔爱抚,是凝视孩子时饱含笑意的眼神,是和孩子说话时和缓的语气,孩子接收到这些信息,体验到被爱的感受,然后学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他人。

在成长早年,如果没有获得充足的爱的体验,哪怕物质生活再丰富,成长也是缺失的。早年缺失了这样一种重要的体验,自身就缺失了爱的能力,在以后的生活中,也很难再理解并感受他人的关爱。

如果一个孩子,在成长早年,通常是三岁之前,没有一个稳定的抚养者,孩子通常会产生自己被抛弃的感觉,缺少安全感。六岁之前是性格形成的关键期,这一时期如果孩子仍在一个缺少关爱的环境中成长,那么必然形成冷漠无情的性格特点;如果在这一时期的抚养关系是溺爱,那么孩子将不能在关键时期建立正确的是非观,此时的溺爱不是充分的爱,而是不正确的关系,溺爱不会让孩子感受到爱进而学会爱,只会养成只知索取并且对此理直气壮的无知和无耻。

三、青少年暴力背后的社会责任

不可否认,不论是青少年的暴力行为,还是更为严重的青少年犯罪案件,之所以冠以“青少年”为限定,不仅仅是因为暴力或犯罪行为的实施者所处的特殊年龄,也表明了这一年龄段的行为是具有特殊性的。绝大多数的青少年都能够比较平稳的渡过这一时期,还有一部分人在这一时期可能会被打架斗殴等事件困扰,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父母的引导和学校教育的规范下吸取教训,重回正轨,但对于一部分缺少家庭关爱、缺少社会积极关注的孩子来说,一旦酿成严重后果,面临的很可能就是被全面抛弃——辍学,失去约束,过早进入社会,交友随意,都有可能使他们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 

1、家庭的责任

如前所述。孩子不是生而就是一个温暖可爱的天使,也不是生而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恶魔。孩子成长为什么样子,在于父母在他们的自我萌芽的阶段给予了怎样的浇灌。孩子之间的差别,或许受学校教育水平的高低、物质条件的好坏所影响,但如果将孩子比作一棵树,那些都是细枝末节的影响,可以修剪,可以改变。真正的根本在于人生的早年,受父母或者其他亲密养育者的影响。早期的亲密关系和情感体验,是决定了一棵树能否成材的基础。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身为父母者,在决定要养育一个孩子的时候,对自己最重要的评估不是你的收入是否足够高,而是你在精神上是不是做好了准备迎接一个你要负责任的生命,不是给他吃饱,给他穿暖你就尽到了义务,你至少还有一份社会义务就是要让他获得完整的、成为一个人的生命体验。

2、学校的责任

孩子从走出家庭,到走上社会,其间的生活都与学校息息相关。虽说早年的生活形成了孩子的个性特点,但性格的塑造并非不可改变。学校应当在孩子的成长中积极扮演好引导者的角色,在教授孩子科学知识的同时,应当注重人文教育的培养,对高尚情操的教育应当随时代的发展有所创新,不能仅仅满足于空洞说教,而应当将教育化于日常小事之中;注重法制教育,同样要以能让孩子接受的方式进行,从儿童时期就让他们了解法律的意义,人人都受法律保护,也必将受法律的约束,并不因年龄幼小即可逍遥法外。同时,正向的、友善的校园氛围并不能只靠孩子早年形成的习惯来自我约束,对校园中出现的孤立同学、欺负幼小等事件,不能视而不见,而应该及时介入,将正确的观念及时传达给孩子,将危害消弭于最初。

3、法律的责任

在社会工作力量尚且不足的当前,可以适当严格青少年违法犯罪的惩罚,在不断完善社会矫正制度的前提下,可以将约束性、惩罚性的制裁与社会监督相结合。同时区分不同性质的青少年犯罪和违法行为,确保不同的行为都能受到公正的惩处。在司法实践中,也确实存在部分青少年因为不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而根本理解不了自己的行为带给受害人的痛苦,反省和改变因此也就无从谈起。

4、社会的责任

社会各界力量都应对儿童和青少年投入更多的关注,尤其是在留守儿童问题和职业教育问题两个方面。首先,留守儿童问题在当下社会是一个突出的问题,留守儿童在早年体现不出对社会的危害,反映在外被人们所关注的也多限于上学问题、营养问题,但是真正的隐患还是在于成长早期情感交流的缺乏,稳定抚养关系难以建立,一旦这些问题在青春期和成年期表现出来,形成危害,几乎也就于事无补了。

其次,职业教育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有不良行为的青少年都是学校的“问题孩子”,他们或者没有成年家长管教,或者在此时家长已经“管不住”了,他们往往有一群背景相似的朋友,而这些孩子通常都是学习成绩不好,考大学无望,甚至高中都上不了的孩子,等待他们的就是辍学,打工,或在社会上无所事事的游荡。对于这样一部分孩子,应当在高中阶段有所分化,大学教育与职业教育并行,即使不能考大学,能够收到规范的职业教育,同样可以有一个良好的自身发展途径。学校和社会应当摈弃传统观念对职业教育的歧视,引导学生直面社会发展趋势,积极倡导学生对自己的未来进行规划和选择,让在学业上有所欠缺的孩子也能够找到自我价值实现的途径,也能够促进他们减少不良行为,对自己的人生做出更积极的思考和选择。